<cite id="dtvrj"></cite><th id="dtvrj"></th>
<cite id="dtvrj"></cite><var id="dtvrj"></var><address id="dtvrj"><del id="dtvrj"></del></address>
<address id="dtvrj"></address><address id="dtvrj"></address>
<progress id="dtvrj"></progress>
<cite id="dtvrj"><i id="dtvrj"><address id="dtvrj"></address></i></cite>
<address id="dtvrj"></address>
<progress id="dtvrj"><i id="dtvrj"><th id="dtvrj"></th></i></progress>

悅賓飯館第三代傳人:“不變比變難多了”

2018-10-08 17:28:41來源: 華西都市報

   中國首家個體餐館記錄“改革的味道”

  悅賓飯館第三代傳人:“不變比變難多了”

W020181008269101496076

  38年過去,悅賓飯館依舊深藏在翠花胡同中。

W020181008269254009843

  悅賓飯館創始人郭培基。

W020181008269256846859

  悅賓飯館創始人劉桂仙和外賓合影。

  受訪者供圖

W020181008269257610591

  悅賓飯館1980年辦理的臨時營業執照,郭鴻利是郭培基的兒子。

W020181008269258411528

  悅賓飯館已經傳至第三代,日常經營主要由郭培基的孫女郭華打理。

  在北京喧鬧的王府井大街北口,藏著一條不起眼的胡同,名為翠花,據說舊時是王府的花房。

  翠花胡同呈T形。T字一橫向東,連著王府井大街;一豎向南,正對中國美術館。往來的游客有時會信步逛進翠花胡同。一百多米長的胡同里,藏著一家在中國具有標志意義的飯店,飯店門楣上方立有牌匾——“悅賓中國個體第一家”。

  這是中國第一家個體飯館,1980年,創業者郭培基和劉桂仙夫婦在北京翠花胡同自己家中開了一間只有四張桌子的飯館,38年來,同樣的位置,同樣的門臉,同樣的店名,未曾更改,不過照料生意的換成悅賓飯館的第三代。

  38年后,回憶往事,年過八旬的郭培基說,開飯館的直接動力,不過是“窮則思變”,而如今對于郭培基的孫女郭華來說,她的使命就是要守住“悅賓”,守住這份胡同里的文化。

  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郭培基:不過是“窮則思變”

  上世紀50年代初,不到20歲的郭培基和劉桂仙從河北肅寧來到北京討生活。在開飯店之前,郭培基進過北京飯店當廚師,后來又給領導人做過飯。此后,郭培基調入北京內燃機廠,妻子劉桂仙則在各處打零工,后來是當保姆做飯。

  即便快要揭不開鍋,在國營單位干了一輩子的郭培基也沒敢動“干個體”的念頭。

  回憶起往事,年過八旬的郭培基說,開飯館的直接動力,不過是“窮則思變”。郭培基告訴記者,劉桂仙曾經給全國婦聯副主席曾憲植做飯。有一次,曾憲植從英國訪問回來,跟朋友聊起來說,國外的中餐“都是一股西餐味兒”。她對劉桂仙說:“你的手藝在英國開個中餐館,絕對好。”后來又說“也不用在英國開,北京開就行!”劉桂仙聽著也沒往心里去。可沒想到曾憲植很認真,接連兩次問“開飯館的事兒怎么樣了?”后來更是直接拿出紙和筆,讓劉桂仙回家找郭培基寫申請。這樣就正式開始了“悅賓”飯館的誕生之路。

  郭培基說,申請寫好了之后,他和劉桂仙根本不知道該往哪兒送,只有先拿到街道辦事處。街道辦事處以給閑散勞動力解決工作的名義,挺痛快就蓋了公章。之后,劉桂仙又找到東城區工商局,東城區工商局當時還沒有碰到過提出要開個體飯館的。他們勸劉桂仙回去,“你孩子多、生活有困難,去找你老頭單位要點補助,我們這里解決不了,國家沒政策。”

  38年前,個人開餐館還沒有先例。不過在1979年2月黨中央、國務院批轉的報告指出,“各地可以根據當地市場需要,在取得有關業務主管部門同意后,批準一些有正式戶口的閑散勞動力從事修理、服務和手工業等個體勞動,但不準雇工”。

  雖然碰了壁,但劉桂仙并沒放棄,她天天走路去工商局“上班兒”。時任東城區工商局副局長靳云平對劉桂仙印象很深,“不像別人,問問沒結果就回去了,她有耐性有決心。”雖然政策沒有明確,但是經過東城區工商領導班子合計,同意給劉桂仙特批。1980年北京還沒有給餐飲個體戶的正規營業執照,工商局手寫了一份,靳云平簽了字并蓋上專用章,這樣劉桂仙拿到了北京城里第一家個體餐飲營業執照。

  因為換發營業執照,郭家如今保留的是一張由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頒發的“京臨字第362號”北京市個體工商戶臨時營業執照,生產或經營范圍是“早點、午餐”,核發的時間是1980年12月31日。

  聽到有人在背后指點

  “這家是資本主義的急先鋒”

  郭培基開餐館的消息不知道怎么就傳到了媒體耳中,陸續有記者找到住在翠花胡同的郭家。郭培基回憶,有一個星期天,有個“長得像炊事員”的人來找他,說“我也想開飯店,你說說你怎么開啊?”于是郭培基請他進家門,閑談之中把當時缺糧票、油票的困難和苦惱都跟這位“同道中人”說了個通透。沒想到,第二天,他的這些話就出現在了北京的一份報紙上,郭培基這才意識到,那位“同道中人”,原來是個記者!

  此后的好多天,“街道的廣播,播的都是我說的話。”郭培基后悔不該跟記者說這么多,誰知有一天,“糧食部門”的領導拿著糧本兒找到他,要多少糧票、油票,都給。那位充作“同道中人”的記者也來了,問他,糧油都有了,你到底開不開啊?郭培基一拍腦袋,開!

  糧、油、營業執照陸續都有了著落,郭家就把自住的三間平房中的一間改成飯館,郭培基從單位借來搭建廚房的磚頭木材,劉桂仙到皇城根買了4張舊桌子和15把椅子,找了一個烤白薯的舊桶,改裝成灶。

  可是,辦開飯館還得有冰箱,不然衛生部門不讓開業。郭家再拿不出錢來買。又是東城區工商局干部給作擔保,從銀行貸款500元給了郭家。拿著這500元,到了商場發現,“最便宜的一臺冰箱也要1400元”。郭培基回憶說,聽說他是要自己開飯館,“有個經理,是個抗美援朝回來的老兵,當時就拿著筆,在賬本上這臺冰箱前面寫個‘殘’字兒,把1400劃了,400塊賣了給我。”

  1980年9月最后一天,郭家的飯館打算試營業。郭培基去單位請假,劉桂仙拿著手里僅剩的36元,去了菜市場,買了四只當時唯一不要票的“肉菜”——鴨子。回來做成香酥鴨、麻辣鴨、八寶鴨,賣一塊錢一份。等郭培基從單位回來,發現胡同里人多得自行車擠不進去,以為出了什么事,到家門口才發現,屋里滿座,街道上都是看熱鬧的人。

  開業第一天,飯館的營業額大約是50塊,而郭培基在北京內燃機廠一個月的工資是54塊,銀行的貸款很快就還清了。

  郭培基說,開飯館之后,有一天小女兒去同學家做客,被推出門來,說“你們家開飯館,是資本主義復辟!”他去上班,路上聽到有人在背后指點,“這家是資本主義的急先鋒!”怎么辦?只能“裝聽不見,騎著自行車,趕快走。”

  1980年8月,中共中央在北京召開全國勞動就業工作會議。會議強調,“在今后幾年解決就業問題時,要大力發展自負盈虧的集體所有制經濟,適當發展不剝削他人的個體經濟,發展服務業、建筑和勞動密集型產品。”8月17日,中共中央轉發了這次會議議定的文件《進一步做好城鎮勞動就業工作》,提出要積極鼓勵和扶持城鎮個體經濟的發展。

  同樣在1980年12月,19歲的浙江溫州姑娘章華妹從溫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領到了中國第一份個體工商戶營業執照,成為中國第一位個體工商戶。這一年年底,我國從事個體經濟人數達到81萬人。

  郭培基、劉桂仙從此再也沒有擔心過被扣“資本主義復辟”的帽子,飯館的生意也開始越來越紅火。

  第三代的堅守

  “不變比變難多了”

  國家統計局數據表明,2017年全國關店數是開店數的91.6%。也就是說每新開100家餐廳,就有約92家餐廳以關張告終。研究數據發現,在不同價位餐廳中,人均50元以下的餐廳關店率遠高于其他價位。

  可是悅賓飯館似乎不在這個“市場規律”之列。

  雖然幾經擴建,悅賓飯館到現在也只有11張桌子,即便滿座,一次也只能接待50位左右的客人。翻開悅賓飯館菜單,第一頁自創菜有18個,招牌菜蒜泥肘子58元,最貴的干燒桂魚168元,最便宜的面筋扒白菜25元,而后面幾頁的家常菜里,更是少有50元以上的菜。這樣的價格,在北京,只能算是平價。這家開在胡同里的平價飯館,除了門臉比38年前更顯眼些,桌子又多了幾張之外,仍舊像是從上世紀80年代走來的。

  如今照料著店里生意的是郭家的第三代。三年前,劉桂仙去世,繼承了奶奶手藝的長孫郭誠辭了外面的工作,回到悅賓飯館,守著奶奶傳下來的味道。

  孫女郭華則打點著店里的里里外外。郭華說,雖然自己從小生長在北京,可這些年城市變化太快,店里的生意要怎么繼續,家人也不是沒有考慮。比如,外賣現在這么火,要不要做?郭華說,“外賣確實能提高銷量,但有些家里的菜不適合,稍微涼了,那口味就完全不一樣。”

  郭華覺得,北京的變化越是快,人們對傳統的東西就越是珍惜。曾經有位“老顧客”對她說,自己從在娘胎里就吃“悅賓”。也有新顧客慕名而來,嘗嘗北京胡同里的風味。

  如今她的使命,就是要守住“悅賓”,守住這份胡同里的文化。她說,“這不變比變難多了。”

 

0
0

我來說兩句

大乐透走势图500期图
<cite id="dtvrj"></cite><th id="dtvrj"></th>
<cite id="dtvrj"></cite><var id="dtvrj"></var><address id="dtvrj"><del id="dtvrj"></del></address>
<address id="dtvrj"></address><address id="dtvrj"></address>
<progress id="dtvrj"></progress>
<cite id="dtvrj"><i id="dtvrj"><address id="dtvrj"></address></i></cite>
<address id="dtvrj"></address>
<progress id="dtvrj"><i id="dtvrj"><th id="dtvrj"></th></i></progress>
<cite id="dtvrj"></cite><th id="dtvrj"></th>
<cite id="dtvrj"></cite><var id="dtvrj"></var><address id="dtvrj"><del id="dtvrj"></del></address>
<address id="dtvrj"></address><address id="dtvrj"></address>
<progress id="dtvrj"></progress>
<cite id="dtvrj"><i id="dtvrj"><address id="dtvrj"></address></i></cite>
<address id="dtvrj"></address>
<progress id="dtvrj"><i id="dtvrj"><th id="dtvrj"></th></i></progress>